2C往往想出一个创意,抓住一个点,很小的项目可以把它做大。

IBM建立的“开放人才市场”就是一个典型案例。而《连线》杂志英国编辑也将小米首席执行官雷军的肖像放在封面上,并以大字标题写道:“效仿中国的时代来了!”  然而,小米的辉煌并没有持续太久。  比如,张狂折射出90后的无畏精神,但张狂和吹牛还是有本质区别的,前者需要自身实力作为支撑,而后者无论是建立在外力推崇还是盲目乐观上,都违背一个初创者的基本姿态。但是现在,我离开了,是好是坏,谁知道呢!但总能够不能停吧,我又重新站在了十字路口,总得向前。”这是主管跟我说的玩笑话,哈哈哈。

而《连线》杂志英国编辑也将小米首席执行官雷军的肖像放在封面上,并以大字标题写道:“效仿中国的时代来了!”  然而,小米的辉煌并没有持续太久。  比如,张狂折射出90后的无畏精神,但张狂和吹牛还是有本质区别的,前者需要自身实力作为支撑,而后者无论是建立在外力推崇还是盲目乐观上,都违背一个初创者的基本姿态。但是现在,我离开了,是好是坏,谁知道呢!但总能够不能停吧,我又重新站在了十字路口,总得向前。”这是主管跟我说的玩笑话,哈哈哈。2C往往想出一个创意,抓住一个点,很小的项目可以把它做大。

  比如,张狂折射出90后的无畏精神,但张狂和吹牛还是有本质区别的,前者需要自身实力作为支撑,而后者无论是建立在外力推崇还是盲目乐观上,都违背一个初创者的基本姿态。但是现在,我离开了,是好是坏,谁知道呢!但总能够不能停吧,我又重新站在了十字路口,总得向前。”这是主管跟我说的玩笑话,哈哈哈。2C往往想出一个创意,抓住一个点,很小的项目可以把它做大。在这点上,我和泰哥是不一样的,如果泰哥来做新东方,可能做一年新东方就没有了(笑)。